温州“诗之岛”

温州“诗之岛”
不登江心屿,不算来温州。 途经浙江温州的时分,我顾不得天正下着小雨,特别留出旅游江心屿的时刻。好在一到轮渡头,小雨就停了。站立南岸渡头,放眼望向江心屿,公然形状美丽,虽孤浮于江水之中,却因屿中有东西两塔遥遥相对而不再孤寂。瓯江自西向东流动,在屿西头突然分流,至屿东头又急迫合流,时间短的别离好像凝聚了愈加微弱的力气,流速加速,展示出一派飞跃向海不复还的气势。 江心屿宛如一艘造型奇绝的双桅船,停靠在浩阔的瓯江上,随时预备挂帆起航,上面的修建在青绿的树木中若有若无,或黄或红或白或褐,那画面美好生动极了。最令人瞩目的是江心屿东塔上有一蓬树枝,华盖相同覆盖着塔顶,使高耸的东塔显得生机盎然。渡头人说,那是一株在塔顶天然成长的榕树,已有100余年前史,无土扶植,却根垂塔中,全年常绿,是江心屿一大奇迹。 渡船来到江心屿时,我第一个旅游方针就选定了东塔。沿着不规则的石阶路面上到东峰,才知道游客只能在塔脚下仰视东塔,而不能登临。站在东峰之上,向东望,是因合流而逐步宽广的瓯江水面,江水向着东海的方向声势赫赫地流去;向南望,楼房树立的温州市区彰明显财富发明的荣耀;而在西面,是生气勃勃的西峰山。山上,一座砖赤色浮屠兀然屹立,直入云端,欲与东塔试比高。那便是江心屿西塔,它始建于北宋年间,至今仍保持着宋代风格,塔每层每面均有小佛龛,内置石雕佛像,造型精美,神态天然,有颇高的艺术价值。塔下周围遍置青石坐凳,万木扶疏之下,清幽静寂,旅人小憩于此,可任遐思翩翩,诗情萌发。 想去西塔领会一番可以激起诗情的天然艺术之境,但天公不作美,又下起了雨,且越下越大,只得停步避雨。不过,置身雨中的江心屿好像又有了异样迷离与浪漫的气味。听说不管是天晴仍是下雨,江心屿都是一道永久不会让人惋惜的景色。如是,当年那些天纵诗才的骚客雅士来到如此绝美之境,又如何不诗兴大发,留下传世佳句?南北朝的大诗人谢灵运,他那“乱流趋正绝,孤屿媚中川。云日相辉映,空水共澄鲜”的名诗,是不是便是坐在西塔下的青石凳上写就,或是站在东峰峰顶望着滚滚东去的瓯江水脱口吟出?也正因有了如此这般的诗与诗人,温州古城虽只要江心屿可谓名胜,却足以让人心驰神往。 望在雨中愈加俊美的孤屿,我有些眷恋这小小的江心屿,若不是行程仓促,我必定在这里小住几日,细细品味她的美与诗情,夜会永存的诗魂,在他们最初吟诗的现场,写下归于江心屿的新诗。听说,千百年来文人骚客、学士名贤叹咏江心屿的诗章有近800篇之多,谢灵运、孟浩然、李白、杜甫、韩愈、陆游、文天祥……正是这些巨大的诗魂使江心屿有了美丽的别号——“诗之岛”。